八一镇| 高密| 泾县| 凤冈| 武汉| 黄岛| 濉溪| 宜宾县| 泗阳| 张家界| 莱阳| 苏家屯| 合江| 南皮| 寿阳| 依安| 桦甸| 伊川| 延庆| 元氏| 哈巴河| 鄯善| 平邑| 达州| 乾县| 凤阳| 双桥| 巨鹿| 渭源| 崇礼| 海口| 周口| 金阳| 台儿庄| 东沙岛| 石城| 同心| 永福| 汶上| 遂溪| 醴陵| 简阳| 高陵| 咸丰| 双桥| 兰溪| 当雄| 瑞金| 城阳| 开江| 云溪| 隆昌| 文登| 峨边| 番禺| 神农架林区| 双流| 雁山| 崇义| 晋城| 灵武| 鄄城| 林甸| 红安| 东山| 安县| 印江| 绥江| 兰考| 乌当| 都江堰| 义马| 济南| 吴江| 汉源| 双牌| 永寿| 古田| 湄潭| 肃北| 武进| 镇巴| 舟曲| 郁南| 白碱滩| 胶州| 金湾| 霍州| 黑水| 东莞| 榆中| 黔西| 刚察| 乌兰浩特| 乌拉特中旗| 博爱| 上高| 达州| 千阳| 扬中| 虎林| 蓬溪| 漾濞| 大渡口| 眉山| 秦安| 聂拉木| 兴海| 焉耆| 孙吴| 青州| 涞源| 江安| 汾阳| 雄县| 泸水| 营山| 玛纳斯| 临漳| 安图| 沁县| 定兴| 潜山| 柞水| 衡东| 金山屯| 兴隆| 封开| 贡山| 高邮| 佳县| 嘉荫| 茌平| 慈利| 北戴河| 察布查尔| 惠山| 泽州| 青州| 岗巴| 永登| 浦东新区| 汨罗| 敖汉旗| 新干| 济南| 吴江| 古蔺| 钦州| 溆浦| 朝天| 湖南| 高要| 杭锦旗| 曲沃| 牟定| 南浔| 蒙城| 昌江| 武夷山| 东兰| 自贡| 云霄| 乡宁| 萝北| 雁山| 建德| 沂南| 井研| 沙县| 大名| 和硕| 米泉| 沂水| 岳阳市| 吉利| 隆子| 洛川| 岚县| 霍邱| 和田| 东至| 薛城| 三穗| 乃东| 柯坪| 范县| 田阳| 阜新市| 阿拉善右旗| 大化| 青田| 伊宁县| 深州| 巴南| 寒亭| 天柱| 儋州| 嘉定| 三原| 微山| 上虞| 巧家| 平凉| 龙山| 黄陂| 汉沽| 重庆| 巴东| 武宣| 普兰店| 莒县| 盐都| 泸定| 贵州| 漠河| 巴青| 娄底| 株洲县| 息烽| 成安| 库车| 沙县| 西昌| 邕宁| 安顺| 博爱| 永靖| 中宁| 武邑| 石城| 南丰| 金门| 德保| 任丘| 临潼| 诏安| 开化| 房山| 苏尼特左旗| 绵阳| 温泉| 枣阳| 建昌| 农安| 三门| 溆浦| 永和| 滴道| 那坡| 龙州| 陇川| 娄烦| 普宁| 惠山| 镇安| 太白| 朔州| 偃师| 印台| 纳雍| 阿荣旗| 巴里坤|

2019-07-16 14:58 来源:中国西藏

  

  这样,以市场需求为导向,通过多元产业相互依托,互为带动,可以促进区域经济快速发展,逐步使新型城镇化步入良性循环轨道。一、论坛时间2017年11月12日(周日)下午13:30—17:30二、论坛地点杭州城研中心大楼413室三、论坛主题城市土地收益制度研究、城市更新改造、楼宇经济四、论坛议程主持人:吴次芳浙江大学土地与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教授黄贤金南京大学地理与海洋科学学院副院长、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主持人发言,并介绍与会嘉宾及会议议程(13:30—13:40)第一单元:第七届“钱学森城市学金奖”获奖代表作主旨报告1.主题:土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研究(13:40—14:00)冯广京中国土地学会常务理事和学术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土地勘测规划院土地经济研究员,《中国土地科学》和《土地科学动态》副主编2.主题:增量建设用地出让制度改革及收益共享(14:00—14:20)唐焱南京农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3.主题:土地产权与土地收益分配(14:20—14:40)朱一中华南理工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4.提问与答疑交流(14:40—15:00)5.茶歇(15:00—15:10)第二单元:专家观点(15:10—17:30)1.主旨发言(15:10—15:20)主题:基于城镇化成本支付的城市土地征收-储备-出让改革联动李明超城市土地(住房)研究平台秘书长,杭州城研中心发展规划研究处副处长、副研究员,楼宇经济发展研究中心负责人2.与会专家发言:围绕主题依次发言,每位时间8分钟3.互动交流4.主持人总结论坛(17:20—17:30)五、参会人员相关领域专家、城市土地问题“两奖”获奖代表、市民代表

但是,这种城镇化路径在近年来部分城市相对较低的经济发展水平下已难以为继。信息网络、智能电网、智慧交通、云计算能力、大数据中心等成为城市最重要的基础设施。

  休闲安逸的生活。第一阶段:时间:13:40—15:10议程:(1)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历史研究所原所长,中央文史馆馆员陈高华发言(10分钟)(2)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孙华发言(20分钟)(3)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总工程师曹兵武发言(20分钟)(4)西北大学文化遗产保护规划中心主任刘军民发言(10分钟)(5)杭州师大经管学院旅游文化研究所所长、杭州城市国际化研究院兼职研究员徐海松发言(10分钟)(6)杭州城市学研究理事会理事、杭州文史研究会理事丁云川发言(10分钟)(7)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地理学系博士蔡书玮发言(台北,10分钟)茶歇15:10—15:20第二阶段:时间:15:20—16:20议程:(1)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吕舟发言(20分钟)(2)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郭黛姮发言(20分钟)(3)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发言(20分钟)第三阶段:时间:16:20—17:00议程:(1)优秀研究文章颁奖:由王国平理事长颁奖(5分钟)(2)王国平理事长讲话3.会议成果会前遴选联盟成员单位提交的各自区域文化遗产保护与城市规划研究的优秀稿件,拟于《城市学研究》2018年第2期汇集发表。

  完善的对内、对外道路交通系统是新型城乡体系的骨架。健全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和市场体系,创新生产经营机制,完善文化经济政策,培育新型文化业态。

6、有组织。

  第一阶段:时间:13:40—15:10议程:(1)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历史研究所原所长,中央文史馆馆员陈高华发言(10分钟)(2)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孙华发言(20分钟)(3)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总工程师曹兵武发言(20分钟)(4)西北大学文化遗产保护规划中心主任刘军民发言(10分钟)(5)杭州师大经管学院旅游文化研究所所长、杭州城市国际化研究院兼职研究员徐海松发言(10分钟)(6)杭州城市学研究理事会理事、杭州文史研究会理事丁云川发言(10分钟)(7)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地理学系博士蔡书玮发言(台北,10分钟)茶歇15:10—15:20第二阶段:时间:15:20—16:20议程:(1)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吕舟发言(20分钟)(2)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郭黛姮发言(20分钟)(3)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发言(20分钟)第三阶段:时间:16:20—17:00议程:(1)优秀研究文章颁奖:由王国平理事长颁奖(5分钟)(2)王国平理事长讲话3.会议成果会前遴选联盟成员单位提交的各自区域文化遗产保护与城市规划研究的优秀稿件,拟于《城市学研究》2018年第2期汇集发表。

  南宋皇城大遗址、西溪湿地、钱塘江古海塘与钱江潮、湘湖与跨湖桥文化遗址,国内外专家都认为具备申遗的条件。首届“两宋论坛”经过一年多的筹备,在2016年于杭州举行,第二届“两宋论坛”于2017年在开封举行。

  王国平说,杭州要与其他城市一样,以抢救的姿态,打赢一场历史文化名城保卫战。

  小城镇规划要与产业布局规划、区域交通规划、历史文化遗产保护规划和旅游发展规划等相关规划相衔接;要以服务旅游发展、促进农民增收为目标,结合小城镇的历史、现状、人口、区位等实际,正确处理当前与长远、建设与发展、城镇与农村、现状与发展需求的相互关系,合理确定城镇规模、功能分区和设施配置,努力做到科学布点、合理分工、特色明显。科学规划是确保小城镇健康发展的前提,也是实现政府引导的关键。

  中国工程院将继续全力支持杭州城研中心各项工作,共同推进城市学重大课题研究。

  论坛举办期间同时开展“两宋优秀研究成果征集评选”、“两宋学术研讨”活动。

  第二,新时代要有新作为。习近平总书记2002年在杭州考察调研时指出:“要处理好一‘新’一‘老’的关系。

  

  

 
责编:
注册

徐文明:简论佛教的灵魂观

一、会议时间2017年11月13日(周一)上午9:00—12:00二、会议地点杭州城研中心大楼209报告厅三、会议主题新时代·新思想·新型智库四、会议组织主办单位:浙江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杭州国际城市学研究中心承办单位:浙江省城市治理研究中心协办单位:杭州师范大学、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五、会议议程主持人:蓝蔚青浙江省社科联原副主席、浙江省城市治理研究中心首席专家1.领导致辞(9:00—9:20)(1)浙江省社科联副主席邵清致辞(2)原中共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浙江省人民政府咨询委副主任,杭州城市学研究理事会理事长,浙江省城市治理研究中心主任王国平讲话2.主旨报告第一阶段(9:20—10:00)王文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茶歇(10:00—10:15)3.主旨报告第二阶段(10:15-11:10)10:15-10:35杨亚琴上海社会科学院智库研究中心主任10:35-10:50李铭霞浙江大学社会科学院副院长10:50-11:10耿明斋河南省发改委中原发展研究院院长4.互动交流(11:10—12:00)江山舞浙江省城市治理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施旭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杭州师范大学“话语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六、参会人员浙江省省级智库相关单位、杭州市决咨委相关研究人员、其他智库机构研究人员


来源:凤凰佛教综合

灵魂说是世界各地普遍存在的一种原始信仰,虽然它一直受到理性主义和科学主义的质疑和批判,但至今依然十分活跃。

徐文明教授(图片来源:凤凰佛教)

编者按:灵魂说是世界各地普遍存在的一种原始信仰,虽然它一直受到理性主义和科学主义的质疑和批判,但至今依然十分活跃,表现出了强大的生命力。佛教也对灵魂有自己独特而有趣的解释,由于印度佛教与中国佛教所面临的环境和对手不同,在灵魂说上也有不同的理解和解释,体现了佛教的灵活自如、不执著的精神和不立两边的中道原则。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院徐文明教授发表了题为《简论佛教的灵魂观》的论文,凤凰佛教“佛教观察家”栏目摘录如下:

灵魂说的缘生及其意义

生命面临的最大问题便是生死问题,对死亡的恐惧也是最大的恐惧。作为最高级的生命,人类不甘心于走向于死亡,不愿意承认生必有死这一残酷的现实,因而创造出了种种法门来对抗死亡,试图超越这一现实,达到永生,由此也就产生了各种宗教。不论哪种宗教,都具备超越性与神圣性,而宗教试图超越的就是死亡,在依赖自身力量难以实现这一目标的前提下,就希望有一种永远存在的神灵,并依靠这种神灵使人类自身也能达到永恒,希望有永恒的神灵,不过是曲折地表达人类自身对生命的渴望,这就构成了宗教的神圣性。对于各种宗教来说,战胜死亡的最简单、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承认有一种永生的灵魂的存在。

人类不愿意承认死亡的必然性,宁可将死亡看成是由某种偶然的因素造成的,然而这种带有明显的自欺欺人的味道的想法不可能长久,残酷的事实还是逼迫人们不得不承认死亡的不可避免,特别是肉体的死亡。眼看着美丽的红颜变成可怕的白骨,谁也无法否认想让肉体不死是不可能的。尽管古埃及人将法老的遗体做成木乃伊,希望将来他们能够复生,尽管人类想尽了各种办法来保留伟大人物的遗体,但保住也毕竟只是遗体,一种生命遗弃的躯壳,复生的希望现在看来还是极为渺茫。尽管中国道教执著地追求肉体成仙,试图让生命以一种完整的形式实现永恒,然而不死的仙人在现实世界实在是难得一见。因而多数宗教不得不被迫做出另外一种选择或者说是让步,即承认肉体会死,但坚持还有一种永生的灵魂,通过灵魂使生命以另外一种形式实现永恒,因而灵魂说几乎成了所有宗教共同拥有的法宝,成了宗教的一种特征。

印度佛教的中阴说

然而,印度佛教却恰恰是一个例外,印度佛教不承认、甚至极力反对灵魂的存在。印度佛教不承认灵魂的存在,有多方面的原因。与其他宗教一样,佛教要解决的根本问题同样是生死问题,但如何出离生死,不同的宗教则有不同的解释。灵魂说的出现很早,尽管体现了人类先民的美好愿望,但其中包含了太多的幻想成份,也显得幼稚粗糙。单单依靠一个不死的灵魂,就可以解决生死问题,这种处理方式未免过于简单化、理想化了,依靠这种方式事实上无法真正获得解脱。

佛教坚持中道的原则,反对任何极端与偏见。当时印度社会有两种思想流派,一是以婆罗门教为代表的常见,一是以顺世论为代表的断见。婆罗门教以为人死之后有一种永生的灵魂存在,灵魂是恒常存在、不死不灭的,根据人生前的善恶行为,灵魂在死后由神安排,或上天堂,与神同在,或下地狱,接受惩罚。顺世论则坚决反对这种说法,主张人由地水火风四大和合而成,由此产生意识,人死之后四大分离,意识也不复存在,根本没有一个可以与身体分离、离开身体独立存在的灵魂。顺世论认为不存在所谓死后世界,既没有天堂,也没有地狱。“所谓的天堂,不过是人间美好生活的象征,就是吃好吃的东西,与年轻漂亮的女人在一起,享用精美的衣服、香料、花环,就是人间美好的一面。所谓的地狱,不过是人世痛苦的反映,就是由敌人、武器、疾病等所造成的麻烦,表达了人间不合理的一面。天堂地狱都是世间,根本没有在此世之外单独存在的天堂和地狱。”

佛教不走极端,一方面承认六道之间的差别,认为天神属于最高层次,远远高于其他生命;一方面又认为天神同样会有生死之苦,尽管在天界享尽欲乐,然也会有衰老和死亡,命终之后,还有可能转生地狱,受尽痛苦。从本质上讲,天神与地狱类的众生并无差别,只是寿命更加长久一些,生活更加优越一些而已,而且天神也不可能永远保持自己的待遇和地位,如果只是享乐,不肯修行,很有可能转入畜生、饿鬼、地狱等恶道。

既承认中阴与鬼魂的存在,又不认为它们是可以永远存在的;既承认神灵的存在、地位和力量,承认其相对于其他生命的优越性,又认为神灵既不可能决定其他生命的命运,又无法避免自身的生死之苦,不承认神灵的至高无上。因而佛教既不是有神论,又不是无神论,而是避免了两种极端的合理、合情的正法与真理。

中国佛教的“神不灭论”

佛教在从印度传到中国以后,形势与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印度,佛教最主要的对手是婆罗门教,因而破斥最力的是婆罗门教的有神论和常见,强调中阴并非灵魂,不是永恒的存在,生命都是由五蕴构成,并不存在一个不变的主宰,因而是无常无我的。佛教在印度更多地表现出了无神论的色彩,这一特征至今仍然得到肯定,很多人都认为佛教是无神论的宗教。

在中国,佛教遇到的最大的对手则是儒家。儒家的立场与婆罗门教相反,作为以现世为中心的思想流派,儒家带有明显的现实主义与理性主义的色彩,对于死后世界和鬼神的存在都是不大承认的,虽然不象顺世论那样立场鲜明而极端,然而其基本态度还是明确而坚定的。因而佛教在中国强调的不是无神论,而是有(类)似于有神论,中国佛教在这一方面的根本立场是“神不灭论”,这完全是为了对抗儒家的无神论的断见。

儒家思想本身是相当复杂的。儒家一方面承认天命论,认为有一种有意识、有人格的天的存在,有一种还不十分明确的天神意识,这种天可以决定人的命运,对人的现实生活有影响力。到了汉代,董仲舒对这一思想有所发挥,强调“天人感应”,强化了天对人的命运的决定力,从而使儒家宗教化,强化了其有神论的一面。从祖先崇拜与维护孝道的意义上讲,儒家并不完全否定鬼魂的存在,其“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以及重男轻女的思想都与此有关,因为只有男性后代才能保持祖先的姓氏,更为重要的是能够不时为祖先上供,使得上代亡灵不至于断了血食。从这一意义上,儒家非但不能否定灵魂的存在,还坚持灵魂是永生不灭的,对于祖先的亡灵还要敬之为神。

正是由于儒家本身与有神论不可能划清界限,才有汉代董仲舒试图将儒家改造成儒教,大谈天人感应,并导致谶纬迷信特别盛行的可能。因此儒家思想之中确实存在着与婆罗门教类似的有神论和常见的特征,这一特征在某些时期可能会被强化,成为使儒家宗教化的依据。

然而前文已述,儒家在孔子那里就已经表现出明显的现实主义与理性主义的色彩。孔子对死后问题不置可否,只强调生,不重视死;只强调人,不重视鬼。儒家的目标只是成为现世的圣贤,不是成为出世的神仙。建立一个符合伦理道德的有序社会,是儒家的社会目标,其言天命,其说鬼神,都是一种“神道设教”,为了现世的道德而安立,天命鬼神都是建立世俗道德的手段,是为人服务的。在这一意义上,儒家又成了无神论,是一种断见。

儒家思想繁杂矛盾,既有有神论和常见,又有无神论和断见,但在与佛教对抗时,儒家表现出来的更多的是无神论的一面,因而佛教也主要致力于反对儒家的形神相即和神灭论。

东汉桓谭和王充的无神论思想,本来不是针对佛教的,而是为了反对当时流行的谶纬迷信,也可以说是儒家内部两派之间的矛盾斗争。虽然当时佛教已经传入中国,但尚未造成广泛的社会影响,因而争论的双方都没有明确提及佛教。然而东汉末年佛教开始流行之后,反对者便借用孔子的学说对佛教的谈生死、言鬼神进行责难。东晋以后,双方发生长时间的论战,佛教坚持神不灭论,反对者则坚持神灭论,这一论争至南北朝齐梁时期达到高潮,代表神灭论一方的是著名的唯物主义思想家范缜,代表神不灭论的则是以萧子良、梁武帝、曹思文等为代表的信佛居士。

中国佛教在这场大论争中,确立了坚持神不灭的观点,坚决反对无神论的断见,这是正确的。然而在强调神不灭时,又有意无意地引用儒家本有的鬼神思想,有用儒家的常见对抗其断见的倾向,这一方面可能是论战的技巧,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使反对者无话可说,不过也有落入常见、过于强调灵魂的存在的嫌疑。

总之,佛教坚持中道的立场,在灵魂观方面既反对有神论的常见,又反对无神论的断见,具有鲜明的特色。佛教的灵魂观与因果轮回学说结合在一起,在中国民间产生了广泛而深入的影响,成为民间信仰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影响了中国人的文化习俗,至今仍有很大的意义。

[责任编辑:邢彦玲 PFO003]

责任编辑:邢彦玲 PFO003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佛教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
下郭街道 高柏乡 毛陈镇 太仓市 张家房子
大治市 黄甲镇 钱塘雅苑 西部人才市场 总路咀镇